栏目导航

娱乐新闻 健康新闻 体育新闻 星声星语 社会新闻 热透新闻 社会文化 金融新闻 时尚新闻 军事新闻
汽车资讯

当前位置:主页 > 汽车资讯 >

南疆的颜色_自然频道_东方资讯

发布日期:2020-06-15 01:58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文 /头题君

在新疆,有这样一句话:不到新疆不知道祖国之大;不到南疆亦不知道新疆之大。巍巍天山以南,浩瀚沙海,绿洲碧波,昆仑直入云霄,这才是新疆的味道,这便是南疆的颜色。

这里是金色的南疆。有着三十多万平方公里的塔克拉玛干大沙漠,不仅仅展示着它的宽广和豪放,而在这常年浪里淘沙的无垠里,千里沙海的韵味,以及她特有的秀美也是它靓丽的一道风景线。

无论是在寒冬,还是酷暑,塔克拉玛干的美无处不在。当极为罕至的春雪覆盖到沙海沟壑之上,皑皑雪景映衬着金色的沙陇,这必是一幅油画里的浓墨之彩。当夏日的午后,沙海随微风徐徐浮动,无论是你徜徉其中,还是趁着夕阳远眺,如果再把不远处的金色胡杨纳入眼帘,它都犹如海市蜃楼那般的如影如幻。

常年生活在塔克拉玛干大沙漠的人们,是寂寞的,但同时又是富有激情逸致的。丈量着千里沙海,无论你心再大,也终是走不出满怀的遐思的;可你一旦在朝霞漫天的晨光里,赤脚狂奔在柔软凉爽的沙浪间,朝着一眼望不到尽头的远方,大声呐喊一声:我来了!是的,此时,你真的来了!此时,你的心,与无边的沙海,与苍穹连接的大漠相连,你或真的忘了自我,忘却了所有!

这里,更是绿色的南疆。春一来,整个南疆都绿了,就连漫天的黄沙也是掩盖不住这绵延纵横的大美绿洲的。春夏的塔里木河宛如一条奔腾的巨龙,又如一匹脱缰的骏马,时而起伏,时而摆动,与上游跨过塔克拉玛干大沙漠的和田河汇流一体,咆哮着一路北上,连串起大大小小的百余条河道,滋润着南疆两岸的城市乡村。因此,又有人说,到了夏天,南疆又是蓝色的。由于塔里木河的一路播撒倾泻,从最南边的白玉河(玉龙喀什河),到天山脚下的孔雀河;如果再从天鸟瞰,这南疆的蓝,是丝毫不比北疆的湖泊逊色的。

大自然造就了人间千般异彩。亿万年的变迁终也是挡不住该来的春色,楼兰的梦幻,尼雅的神秘,让人一度回到了千年的沧海桑田、盛世列候。而勤劳勇敢的南疆人民从未在远古大山面前稍有踌躇,一辈辈生息不止,开拓着浩瀚南疆的荒芜和凄凉。从昆仑深处的深海涌动,再到山巅草场的牧歌,有这样一种绿,叫做“昆仑绿”。正是这条绿色盎然的千里长廊,跟随着大河而下,一路盘旋萦绕,点缀装扮着这辽阔无垠的南疆大地。

南疆,又是银色的南疆。到了南疆,不到“昆岗”,你一定是触及不到它的灵魂的。且不说冬日里的巍巍昆仑,银装素裹,仿若是那“天上来客”。即便是炎炎夏日,尤其是巧遇一个雨天之后,趁着彩虹的旋绕,那远山、白皑皑的雪峰,让你似乎已经是置身于峰峦之间。

“雁引愁心去,山衔好月来”。昆仑虽不及江南山川那般绵柔诗意。但雄伟“祖山”必有她慈心胸怀,万山首善中一定也是不失风雅的。亿万年来,昆仑千沟万壑间,极度清纯的滋养着“神话般”的“石头记”,让古今皇家帝王都难以释怀,不惜万难得以“玉出西域,玺定中原”。从而也使得,这神秘的羊脂白玉巧做姻缘,在内陆和遥远的塞外搭起了一条举世闻名的“丝绸之路”。

祖国江山,自古多娇。南疆的颜色虽是不及关内那样温婉、多姿多彩,但你一旦踏上这片神奇的土地,你便会发现,它的色彩更是一种异样的瑰丽、浑厚、内敛的。因为,这样的一种颜色,一定是在恒古印证中、岁月冲刷后呈现在世人面前的。